<blockquote id="9znk1"></blockquote>
    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窗外变动的风景 ——《人可微言》之三百八十九

    提示: 21世纪初,金华日报社在市区江南造起了一幢21层大楼。搬到新楼办公时,人可的办公室在朝南的十楼。报社先前在江北马路里,办公楼挤在明月楼旧城墙边,人可的办公室虽在四楼朝南处,凭窗望去,所见的只是十多米远一幢楼的窗和墙。新大楼办公室就不一样了,站得高,看得广、看得远。

    人可

    这是一篇命题作文。几位文友聚在一起,聊着改革开放的话题,结束时,有人提议:“我们每个人都写一篇话改革说巨变的文章吧。”

    人可听命,想了想,就写一篇《窗外变动的风景》吧。窗户有两个,皆在金华日报社大楼,一个在朝南的十楼,一个在朝南的十四楼。

    21世纪初,金华日报社在市区江南造起了一幢21层大楼。搬到新楼办公时,人可的办公室在朝南的十楼。报社先前在江北马路里,办公楼挤在明月楼旧城墙边,人可的办公室虽在四楼朝南处,凭窗望去,所见的只是十多米远一幢楼的窗和墙。新大楼办公室就不一样了,站得高,看得广、看得远。

    人可常站在窗口,眺望和俯瞰窗外的风景。远处可见层峦叠嶂的金华南山山系,中间可看到波光粼粼的湖海塘,近处是一片片农田和一条条在建的道路。窗口正南处的最高建筑是金华农校边一家砖瓦厂的大烟囱,离报社的直线距离约五里路。

    窗外的风景是动态的。自然的景观每时每刻被人类建设的力量改变着:近处的道路成型了,铺起了柏油路,而且房子如填格子般地在道路中间生长。不经意间,窗外的视野变小了——农校边的大烟囱不见了,砖瓦厂也没有了;南山山系开始隐退了,湖海塘的波光也消失了;逼近窗口的是一幢幢高高低低的房子。是的,除了房子还是房子。

    今天,人可的办公室移至十四楼,照样是朝南。凭窗看景,前面是一排排新房;右边,欧景小区的高层建筑如毛竹般长成;左边,双龙南街一直伸向前方,街道上的汽车密密麻麻如乌龟般在爬行,街道两侧的楼房或高或矮,都在拼命地向天空索要阳光、索要再成长的空间。街道的南尽头,一排排高层住宅,如森林般挡住了看南山的视线。

    当年新大楼启用时,它如鹤立鸡群般立在双龙大桥西南头,十七年过去,随着城市快速扩张的步伐,它被圈入了城市中心。站在高层的窗口,昔日风景不在,唯有一幅用科技和金钱刻刀刻出的可叫“城市森林”的木刻画。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三百九十。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 微言 变动 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