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9znk1"></blockquote>
    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立体的谢高华形象(上) ——《人可微言》之三百九十一

    提示: 第一件事是谢新彪从小就是农业户口。1960年,国家遭遇严重的经济困难,中央要求大量精减城市人口。时任衢县杜泽区委书记的谢高华,带头将自己两个年幼的儿子,下放到老家横路乡贺绍溪村。那一年,大儿子林海三岁、二儿子新彪两岁。后来女儿谢芬,也被送回乡下奶奶家。他们兄妹三人都是奶奶拉扯大的。随着城乡差别、工农差别的加大,农业户口与城镇户口的含金量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天上。作为农业户口的儿子责怪当年父亲将他们下放的事完全可以理解。

    人可

    12月24日的《新华每日电讯》报,以整版的篇幅刊登了长篇通讯《谢高华之子:叫父亲有时很沉重》。这篇通讯是从二儿子谢新彪的角度来讲述父亲高华对待家人的事故的。人可一口气看完了这篇7000多字的通讯。看后的感受是:谢高华的形象立体了、更高大了。

    为什么儿子叫父亲有时很沉重?有两件事可以说明。

    第一件事是谢新彪从小就是农业户口。1960年,国家遭遇严重的经济困难,中央要求大量精减城市人口。时任衢县杜泽区委书记的谢高华,带头将自己两个年幼的儿子,下放到老家横路乡贺绍溪村。那一年,大儿子林海三岁、二儿子新彪两岁。后来女儿谢芬,也被送回乡下奶奶家。他们兄妹三人都是奶奶拉扯大的。随着城乡差别、工农差别的加大,农业户口与城镇户口的含金量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天上。作为农业户口的儿子责怪当年父亲将他们下放的事完全可以理解。

    第二件事是谢新彪从部队转业后的工作安排。谢新彪长大后从老家参军入伍,并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战争结束,他被选送到南京高级陆军学校深造。军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驻守杭州的中央警卫连,后来又调到衢州军分区。1988年转业,组织安排他到衢州市委组织部工作。

    此时,谢高华任衢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他坚决反对儿子到组织部工作。理由是:“只要我管的地方你就不能去!”为此,父子俩吵了起来。因为这件事,谢新彪还住了两个月的院。后来他被分到了中国银行。因为银行不归父亲管。

    谢高华被党和国家评定为改革先锋,是以他任义乌县委书记期间,大胆改革,带领义乌人民建市场为主要事迹的。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谢高华以带领人民致富的好干部形象,被新闻媒体广泛报道、宣传,但鲜有提及他早年的工作情况,更没有提及他与子女的关系。如今,《谢高华之子:叫父亲有时很沉重》这篇通讯,把谢高华事迹的一些空白填补上了。谢高华属于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人。他早早地接受党的教育和培养,忠诚党、忠诚党的事业,大公无私,是他的本色和一贯做法。具体到对待家人,他有时做得相当无情。所以,儿子叫他父亲有时就很沉重。这样的一种严格要求家人的品质,使得谢高华的形象立体起来,高大起来。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三百九十二。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